老太阳

【转】红木家具暴利时代终结?

摘要:在过去10年里,海南黄花梨价格上涨了约400倍,这些数字看上去非常惊悚,但常人往往会忽略这样一个信息—10年前的红木材料价格是非常低廉的。随着近两年市场形势的变化,房地产市场持续萧条、投资担保公司纷纷垮台、大型国企单位“反腐大戏”越唱越响,这群人对高档红木家具的热忱自然急速下降。红木市场暴利时代已经终结,将进入持久的萧条期。)


【转】红木家具暴利时代终结? - 老太阳 - 璐璐行翡翠

 


最近一段时间,细心的市民会发现,济宁城区几家大型红木家具馆纷纷关门易主,而知名家具卖场内的红木专卖店数量也大幅减少。为此,记者近日再次探访我市红木市场的境遇,从几位经营者口中得知,在经济形势不明朗的大环境下,高消费族群对红木的追崇已大不如从前,这让经营者们有苦难言。


1,高额店租、高库存货款压力、低消费热情


举家“北上”的吴老板在济宁经营红木生意已有十个年头,他赶上了红木家具市场最为红火的年代,资本迅速积累的同时,却遭遇了各项开支逐年猛增的无奈现实。


22日上午,吴老板告诉记者,十年前,济宁的品牌家具市场还没有成形,各家具品牌大多单打独斗,经营成本几乎可以忽略,让多数经营者赚了第一桶金。随后,大型家具卖场品牌陆续进驻济宁,再加上本地家具卖场发展壮大,让无数经营者纷纷进驻,无疑推升了经营成本,更让卖价一再飙升。“一个红木茶几十年前卖 1000元左右,如今卖到上万元,销量怎可同日而语?”


那么,红木原材料价格高企,真有业界宣称的那么大吗?吴老板说:“这是不可否认的,在过去10年里,海南黄花梨价格上涨了约400倍,大红酸枝也在数年内上涨了10倍。这些数字看上去非常惊悚,但常人往往会忽略这样一个信息—10年前的红木材料价格是非常低廉的。而随着热钱的涌入,红木家具市场与农副产品一样,价格坐上过山车再正常不过。在我看来,另一个推升红木家具售价飙涨的原因是终端销售成本问题,高额店面租金(动辄数十甚至上百万元每年)、高库存压力、人员工资高企等都是值得考虑因素。”


【转】红木家具暴利时代终结? - 老太阳 - 璐璐行翡翠

 


2,受经济形势影响甚大,红木市场其实“很脆弱”


另一位经营红木家具的“新手”孙老板前些年承包工地赚了不少钱,之后寻找新的投资热点,深爱传统文化的他瞄准了红木家具这块“看上去很美的大蛋糕”。“前几年,在咱济宁投资市场里,真正敢于花大价钱买红木家具的人,大多不是资深红木爱好者,反而是那些开发商、投资管理公司老板或者是国有企业负责人。”正如孙老板所说,随着近两年市场形势的变化,房地产市场持续萧条、投资担保公司纷纷垮台、大型国企单位“反腐大戏”越唱越响,这群人对高档红木家具的热忱自然急速下降。“在我看来,仅从市场角度出发,同海参、鲍鱼一样,红木市场其实很脆弱,需要购买力的支撑才能站稳脚根。如果失去了追随者的追崇,无论是材料源头还是终端市场,追涨的动力都无从谈起。”


孙老板告诉记者,好在红木原材料的确稀有,例如海南与缅甸黄花梨树几近绝迹,这让红木家具具有相当强度的保值性,因此达到收藏价值的红木家具,高台跳水的可能性并不大。


【转】红木家具暴利时代终结? - 老太阳 - 璐璐行翡翠

 


3,中低档、小件“红木”仍有市场


大投资客们纷纷败下阵来,咱们普通老百姓的购买力却与日俱增,在家装市场里,动辄十多万元购买家具的家庭也屡见不鲜。因此,一些红木经销者们纷纷瞄准这类族群,在中低档以及小件红木家具市场里发力,一套红木沙发两三万元、一套红木餐椅近一万元,如今,当你走进家具市场的时候,在很多实木家具卖场里,销售人员会将这类价位的家具也归结为“红木”,但其售价较黄花梨、酸枝等相去甚远。


“现在,买一套真皮沙发,一些知名品牌的售价也要两三万元甚至更高,而一套刺猬紫檀、鸡翅木的红木家具也不过三四万元,而且价格还能商量。因此,相较之下,不少市民出于保值以及耐用性的考虑,纷纷选择后者。”某家居卖场内,红木家具专柜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。可以说,伴随着红木种类的日趋多样性,消费者的选择空间也越来越大。不仅如此,消费者的议价能力也越来越强,以往雷打不动的售价,如今消费者也能与经销商讨价还价。


作者:万德龙

来源:《东方圣城网》


评论